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二)

中國國際經濟電視新聞網-官網
时间:2020-10-22 15:38:55
点击:35
分享: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二) 长津湖“冰雕连”与特级英雄杨根思


 中国驻朝鲜大使馆

1950年11月,在朝鲜半岛东线战场上,“联合国军”以美第10集团军为主力,总兵力约10万人,向位于咸镜南道长津湖地区进攻。其先头部队,是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二战中曾参加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和冲绳岛战役,号称是从无败绩的王牌部队。由于地势狭窄,美军在环绕长津湖东西南三面的柳潭里、新兴里和下碣隅里分兵驻扎,他们还不知道,即将迎来噩梦一般的对手—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这更是一支能征善战的劲旅,其前身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曾参加过渡江作战。
志愿军第9兵团悄悄在长津湖地区集结,总兵力约15万人。他们紧急从南方奉调入朝参战,很多战士都只穿单薄的军装。由于长津湖位于朝鲜北部山区,海拔在1000至2000米之间,10月下旬就早已迎来凛凛寒冬,而此时长津湖地区又突降大雪,创下了当地有气象观测以来的低温纪录—零下40摄氏度!当年参加战斗的志愿军老战士曾回忆说,“冷到什么程度呀,讲了你都不敢信,一些战士的耳朵被冻得硬邦邦的,一碰整个就掉了,一点都没知觉!……”志愿军战士们吃一口冻土豆、就一口雪,在长津湖四周的茫茫大山中翻山越岭、昼伏夜行,形成了对长津湖三面分散驻扎之敌的分割包围之势。

(今天的长津湖地区,摄于2019年7月中国驻朝使馆外交官前往长津湖祭扫志愿军先烈途中

1950年11月27日黄昏,长津湖战斗打响了,志愿军出其不意发起进攻,把驻扎在柳潭里、新兴里和下碣隅里的敌军切为三块,分而围歼。这场战斗的残酷,超出了攻守双方的想象。敌人凭借机械化装备疯狂抵抗,志愿军战士则顶着严寒和运输线被敌机炸断、补给不足、缺少重武器的困难,用血肉之躯向敌阵冲锋。美军的机枪、大炮、坦克整夜都在连续射击,在零下40度的气温里也打得滚烫以至卡壳。但只要美军火力稍弱,四处就响起冲锋号和哨声,又冲出进攻的志愿军和横飞的手榴弹。经过一天多的战斗,敌人如梦方醒,意识到如果不马上撤退,就可能全军覆没!于是,位于长津湖三面的敌人,开始疯狂向南一路攻一路撤。
死鹰岭,位于长津湖西南。岭下的道路,是被困在柳潭里的美陆战1师一部向南逃跑的必经之路。一支美军在死鹰岭搜索前行,眼前的情景令他们惊呆了:对面有一排排的志愿军战士举着枪,握着手榴弹,但他们居然没有开火。几个胆大的美军爬上志愿军阵地,才发现129个志愿军官兵被冻成了冰雕,枪口冲着敌人来的方向,依旧保持着战斗的姿势……他们就是志愿军某部担任阻击任务、提前埋伏在这里的一个连战士。面对这样的对手,美军指挥官情不自禁向“冰雕连”脱帽致敬,郑重地行了一个军礼!

当志愿军追击部队赶到死鹰岭阵地时,看到阻击阵地上已成冰雕的战友,无不失声痛哭。他们在“冰雕连”一位叫宋阿毛的战士的遗体上,找到了一首绝笔诗:“我爱亲人和祖国,更爱我的荣誉。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啊!我决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朝鲜长津邑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

柳潭里、新兴里的敌人南逃时,下碣隅里之敌为了接应,疯狂向北进攻。时任志愿军某部连长的杨根思,奉命带1个排扼守下碣隅里外围1071高地东南的小高岭,负责切断美军南逃退路。11月29日,美军陆战第1师开始向小高岭进攻,杨根思指挥战士顽强阻击,弹药用尽后,奋勇冲入敌群,用刺刀、枪托、铁锨展开拼杀,接连击退美军8次进攻。当投完手榴弹,射出最后一颗子弹,阵地上只剩他和两名伤员时,又有40多名美军爬近山顶。危急关头,他抱起仅有的一包炸药,拉燃导火索,与爬上阵地的美军同归于尽。

(特级英雄杨根思)

(中国驻朝鲜使馆外交官向位于朝鲜长津邑的杨根思烈士纪念碑献花)

1952年,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杨根思追记特等功,并追授“特级英雄”称号,命名他生前所在连为“杨根思连”。
长津湖战斗一直持续到12月6日。美陆战1师丢盔弃甲,败退至朝鲜东海岸的兴南港,整个美第10集团军最终全部乘船撤退。此战志愿军歼敌1万余人,基本肃清东线战场上38线以北敌人。 

70年过去了,硝烟已散,忠魂长眠,长津湖畔仍流传着志愿军英雄的故事。当地有一位叫李成勋的朝鲜老人,担任长津邑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的管理员,守护陵园长达几十年。李成勋老人2010年曾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此后他多次收到目前生活在上海、曾参加过长津湖战斗的志愿军老战士俞继华和他的夫人戴藩篱(同为志愿军老战士)寄来的慰问品,成为一段中朝友好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