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江南仲春到塞北盛夏,它开遍了中国

中國國際經濟電視新聞網-官網
时间:2020-04-04 07:09:11
点击:35
分享:


从江南仲春到塞北盛夏,它开遍了中国



每年春天,都有一抹耀眼的金黄
自南向北缓缓掠过神州的原野
油菜花,这种平民化的油料作物
以质朴而磅礴的美感
占据了中国人千百年来的视野
浩瀚的花海,绚烂的花潮
铺陈出精彩的大地艺术
更传达出农家丰收的讯号
2020年,油菜花的盛景已拉开了序幕
今天,就让我们重新认识它
 
平凡的植物
从江南水乡到塞北草原
从沿海平原到青藏高原
油菜花,以其蓬勃的生命力
深深根植在这个古老的国度
它是最平民化的植物
在一代代布衣百姓的培植与观瞻中
承载着厚重的华夏历史
从陕西新石器时代的原始社会遗址里
人们就发现了放在陶罐中的炭化菜籽
距今已有6000-7000年
 
青海门源
油菜是十字花科芸苔属的植物
它们的每朵花
都有4片呈“十字形”排列的黄色花瓣
以及二长四短的6根雄蕊
如今中国种植的油菜可大致分为三类
白菜型油菜、芥菜型油菜、甘蓝型油菜
其祖先分别与白菜、芥菜和甘蓝有渊源
白菜型油菜植株矮小,花瓣皱缩重叠
芥菜型油菜植株高大,种子有辛辣味
甘蓝型油菜结果丰繁,含油量高
 
历史上,我国栽培的油菜都是白菜型和芥菜型,而现在种植的油菜品种约九成为甘蓝型,最初于20世纪30年代和50年代,分别从日本和欧洲引入,凭借其高产、油足、抗病等优点,在中国进行进一步育种优化后大面积推广。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6期 绘图/张瑜 摄影/耿艺
对油菜花的审美,自古即有
油菜花虽无名花之盛誉
却从来不缺少吟咏它的看客
当我们行走在古老的诗途上
总能邂逅这抹浪漫的金黄
孔尚任《秦邮舟中望菜花》
“春余湖上双堤路,黄遍江头万里春”
陈维崧《沁园春·咏菜花》
“风流甚,映粉红墙低,一片鹅黄”
温庭筠《宿沣曲僧舍》
“沃田桑景晚,平野菜花春”
明人高濂写《四时幽赏录》
讲杭州人在四季流转间应做的闲事
这当中就包括春时看菜花
“黄金作埒,碧玉为畴”
  
伟大的作物
乾隆皇帝曾亲赋《菜花》诗
“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要全面认识油菜
当然不能忽视它的作物身份
作为今天中国最重要的油料作物
种植面积超过了一亿亩
油菜最初只是被人偶尔采摘的野生植物
这场伟大的转变是如何实现的呢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6期
古代中国的油菜,最初被当作蔬菜食用
称芸苔、芥苔、油辣菜等名
“桑下春蔬绿满畦,菘心青嫩芥苔肥”
有辛辣味的芥菜型油菜
还被道家列为禁食的五种荤菜之一
后来,人们才发现芸苔的籽粒富含油分
“可作油,傅头长发,涂刀剑,令不锈”
 
用于榨油的油菜籽
宋代的榨油业空前发达
伴随食用油商品化的飞跃
人们开始为了取油而广泛种植芸苔菜
并逐步培育出专供油用的品种
宋《图经本草》始将芸苔改称油菜
称其“出油胜诸子”
油菜以油料作物的形象登上了历史舞台
终于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蔓延开来
 
在盛行水稻耕作的中国南方
秋天水稻收后,空置出大量的冬闲田
而油菜耐受低温,能够在此地越冬
秋天播种下去,来年春天收成
因此成为了再合适不过的轮作植物
 
油菜有着其他油料作物不具备的抗寒性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6期 摄影/陈安定
对比小麦等其他作物
油菜不仅不会损耗地力
还有良好的肥田固土功能
是兼用地和养地于一体的神奇作物
水稻与油菜的水旱轮作
达成了完美的衔接
显著地改善了田间生态条件
“农人不劳而菜茂,来年禾复易长”
 
与油菜轮作的水稻长势更为良好
壮美的风物
漫山遍野的油菜花
是举国共赏的季节性胜景
无论你在哪里
都可以窥见油菜花的倩影
新年伊始,海南和台东的油菜花就开了
紧接着,终年翠绿的华南山间盆地
也披上了耀眼的金黄
油菜花向北越过一条条纬线
渐次染黄了长江南北
直至盛夏7月
在东北、西北大草原和青藏高原上
油菜花将迎来最后的盛放接力
 
中国各地油菜开花日期等值线示意图
油菜在我国分布极广,根据播种季节的不同,可分为冬油菜和春油菜两个大区,分界线以南以东为冬油菜区,以北以西为春油菜区。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6期
二月
云南罗平
早春二月,当广袤的北方还在隆冬的怀抱中时,南亚热带的气候已渐回暖。云南省罗平县的油菜花占得先发,形成了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海。此起彼伏的喀斯特锥形山体错布其中,仿若大海中的一座座伫立的岛屿。
 
三月
江西婺源
三月,四川盆地与长江中下游地区,油菜花的脚步翩然而至。在江西婺源,丘陵合抱之下,山林掩映之间,粉墙黛瓦的民居被金黄的油菜花包围,构成一派世外桃源般的田园景象。
 
四月
江苏兴化
四月,在江苏兴化的缸顾乡,清明前后的春风吹开了明晃晃的油菜花。游客乘着小船在开满了油菜花的千岛垛田中穿行。垛田是在湖荡地区由人工堆成的一个个高于水面的田垛,以种植蔬菜瓜果为主。垛田里的油菜花,因与水共生,更显出一番盎然的灵气。
 
五月
甘肃陇南
5月初,当大部分冬油菜产区的油菜花芳菲已尽,甘肃陇南地区的油菜还招展着花枝。陇南地处中国大陆二级阶梯向三级阶梯的过渡地带,海拔在900-2500米左右,由于气温随着海拔高度的上升而降低,所以这里一些油菜的花期能延续到五月。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06期 摄影/陆岗
六月
新疆昭苏大草原
新疆昭苏大草原位于中亚内陆腹地,冬长无夏,春秋相连,是新疆最大的春油菜产区。每年到6月底前后,漫无边际的油菜花犹如一块金色的织毯铺展在广袤无垠的昭苏大草原上,与天山遥相辉映,颇有“万顷黄金,动连山泽”的气派。
 
七月
青海湖
到了7月前后,南方的油菜早已扬花结籽收获入仓,而海拔3200多米的青海湖一带,此时的油菜花却正开得俏。浓艳的黄花,镶嵌在青海湖的湖岸,与蔚蓝的湖水显得格外合拍。
 
跟随油菜花的金色足迹
我们走遍了中国大地
这场跨越半年的油菜花事
仿佛一次漫长而绚烂的旅行
看过,便不会忘记